咽痛、肾炎、失眠、不语、项背痛……如此复杂的患者怎么用1张方子治好的?

六开彩预测内部

咽痛、肾炎、失眠、不语、项背痛……如此复杂的患者怎么用1张方子治好的?

小 编 导 读

在临床上,除了危急重症之外,还有一类病人让医生十分头疼,那就是症状非常复杂而且毫不相关的患者。想象一下,如果你面对一位咽痛、肾炎、失眠、不语、项背痛等五六种看似毫无干系的症状纠缠在一起的患者,是不是会觉得思路混乱、难以下手?那这样的患者要如何治疗呢?可不可以用一张方子解决所有问题呢?来看看文中的医生是怎么办的——

病  案

戴某,男,38岁。低头沉默,悄然不语2年多。3年前扁桃体反复发炎,高烧,每两月必发1次,并继发“肾炎”,无奈只好行扁桃体摘除术。而术后咽痛高热仍不时发生。先后在北京多所著名医院住院,并坚持看专家门诊,终未控制复发。由于长期犯病就医而疗效欠佳,使患者情绪低落,并逐渐发展至不与任何人说话,终日低头默坐不语,抵制就医。如此不能工作,半卧半坐蜗居家中已经年余。因其父于我处治疗效果满意,遂苦心将其护送来川医治。

入诊室时见其身躯硕大而行动迟缓,举步与下坐困难如耄耋老翁。问诊时不愿答话,经耐心细问,方知长期项背疼痛,昼夜难眠,手足心持续发热,欲贴近冷物。心中阵阵烦躁,常致情绪难以控制。而了解上述病情是在患者缓慢、断续回答的同时,由其父母不断补充方才获得的。由于患者说话吃力,采集上述病史,竟然花了20多分钟,且语音低微。整个问诊过程患者从未抬头。诊其脉平,舌苔黄。

本病辨治之难在于以下6点:

(1)历经多所著名医院住院和长期专家门诊,为何不仅不愈,反而发展至现在这种状况?

(2)反复咽痛发热所标示的特殊素体;

(3)患者有慢性肾炎病史;

(4)严重失眠;

(5)沉默不语与手足心持续发热、阵发性心烦易怒两组互相矛盾之症状并见;

(6)不眀原因的长期项背疼痛。

如何从这6点中寻找辨证着眼点和遣方用药法呢?

这里,首先需要摆脱常规套法,因为长时间良好医疗条件的就诊过程中,常法必已遍用。而除此之外,其着眼点仍有多种选择:一是着重失眠,打破其恶性病理循环;二是清热解毒,以拔其导致长期反复发热、心烦易怒的邪热病根;三是据其体胖身重,沉默不语,病程绵长,从痰论治。而思之再三,仍总觉均难以统揽。乃据现证由原病久治不愈逐步发展而来,符合病以致郁,郁以致病的病情发展情况;郁病见症特多,表现复杂,每多互相矛盾的症状同见,本患也较符合;脉舌无大异,说明病犯脏腑不深,拟诊为郁证。而患者复杂的情况,不敢猛投,其抵触就医的情绪又不容稍有闪失。

因此,选择较平和的逍遥散以求一试。患者服3剂后无不适,父母察其烦躁似有减轻。因此放胆投放我长期形成的经验方——救肝开郁汤加味。

白芍80g,柴胡12g,当归12g,白术12g,凌霄花15g,绿萼梅15g,玫瑰花15g,建曲20g,甘草10g,茯苓15g,葛根30g,天竺黄10g。水煎,日1剂。

上方服完6剂,情绪平定,仍失眠。加用黄连温胆汤,即上方加黄连12g、竹茹12g、茯苓15g、半夏30g。

上方服完7剂,患者不由父母陪护,自行来诊,谈笑风生,与前判若两人。手足心热、失眠、项背痛等长期折磨着的症状竟然完全消失,舌之黄苔退尽。带上方5剂返京,恢复正常上班。1年后患者出差来川,特来告知,至今—切良好,连原来常发生的咽痛发热也未再发。

郁证范围很宽,凡人体气机郁滞,脏腑失和,气血经络失于通达条畅,皆可形成郁证。当今社会,节奏较快,竞争激烈,常致七情交战于中,五志失调于内,久之形成郁证。西医之神经官能症、癔病、更年期综合征、忧郁症等俱属此证。

古代医家有“百病皆生于气”“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的说法,又说明郁证涉及面广,症状表现复杂。临床实践表明,郁证除表现为通常认为的精神抑郁,情绪低落,胸闷胁痛,嗳气频频,不思饮食,咽中梗塞,叹息呵欠等之外,更多地表现为严重失眠,或某部位的长期疼痛,某部位的长期灼热,或精神恍惚,或心烦急躁,口苦头眩,或消沉垂头,万念俱灰,缄默不语,或自认将死,急切求治,或全无信心,拒绝就医。总之,表现纷繁,表、里、寒、热、虚、实常难凿分。

郁是滞而不通之义。而其不通未有不关乎肝气调达失常,失于疏泄。并由此造成肝气横逆,乘脾犯胃,或肝失濡养而肝气逆乱。因此,治郁之法,不离乎肝。虽然如此,而验之临床常遍用疏肝解郁之方,疗效均不理想。为了改变这种理论明确,但缺乏有效方药的情况,我遍寻文献,潜心探析,精选药味,并摸索每味药的最佳用量,验证临床,历经多年增损修订,确立了救肝开郁汤。

救肝开郁汤方:白芍80g,当归10g,柴胡12g,白术12g,凌霄花15g,绿萼梅15g,玫瑰花15g,建曲30g,炙甘草10g,茯苓15g。

六开彩预测内部该方以白芍为君。此药可升可降,能泻能散,能补能攻。利肝气,平肝木,而又大补肝中之血。其独具的调肝作用,能使有余之肝气得泻,不足之肝气得补,使之归于平衡。从而使肝郁得解,脾胃自舒,诸经获畅。但此药一须重用,常用60~100g;二须生用。用当归、茯苓、白术培土生血,柴胡疏解,甘草和中,建曲开郁消痰,三花疏肝调气。其中凌霄花为血中之气药,直入肝经气分,尤长祛血瘀血热,临床可视病情加以重用。

实践证明,本方对于郁证,不管临床表现如何,只要具有前面所讲的郁证特征,用之均效。不仅如此,由于该方组成诸药功性清灵平和,无戕害攻伐之虞,因而可以较长时间地服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六开彩预测内部
今晚六合开什么特码 香港六合赛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赛马会开奖结果 手机查看开奖结果直播 香港本港台现场报码 手机看开奖官方网站 香港现场即时开奖结果 天线宝宝平特坛论 看跑狗图解法一肖中特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