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也是没办法——老兵回忆金门战斗之后

六开彩预测内部

被俘也是没办法——老兵回忆金门战斗之后

原载于《文史博览》2012年第9期,作者赵保厚。

赵保厚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第24天,1949年10月24日晚,解放军三野十兵团攻金“第一梯队”的三个团共十个营,总计9086人夜袭金门岛。经过三天鏖战,这支人马终因后继无援、寡不敌众而全军覆没。参加金门战斗的13名团职干部和36名营级干部尽数牺牲或被俘,3800余名年轻的解放军官兵壮烈牺牲,5200余人被俘,其中负伤者占三分之一。这些被俘人员一部分坚贞不屈遗骨无存,一部分900余人被遣返后,在随后的那段特殊历史时期中经历了“苦战三天,苦楚卅年”的不幸命运,另一部分被永远滞留台湾饱受思乡之苦。赵保厚为当年参加战斗的营部医务员,在金门战争的第二天被俘。被困金门近两年之后,他被押运至台湾,从此在台湾度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坎坷人生。1987年,已年近花甲的赵保厚才得以从日本辗转回大陆探亲。此时他已阔别家乡近40年。在本文中,赵保厚回忆了他被俘之后困于金门的曲折经历。差点被补充到“国军”去打“共军”被俘后,我们被关押在国民党军118师师部驻地——琼林镇(位于金门岛中央偏北)的一个院子里。天黑后,开始我们还能听到古宁头(地处金门岛西北部)方向时急时缓的枪炮声,那一定是我们的战友仍在苦战。后来,由于一整夜加一白天的连续作战,疲劳至极的我们都席地熟睡过去……第二天醒来,我们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又增加了四五十名被俘的解放军战友,几乎占满了整个院子。大家都衣衫褴褛,疲惫至极,更有一些伤俘走进来就昏倒在地上。这时,古宁头方向时急时缓的枪炮声仍没有平息。我们悄声议论是不是战局发生了变化,第二梯队的增援部队或许正在登岛吧。忽然,二十几个国民党官兵荷枪实弹来到院子里:“仗还没有打完,你们也都吃了我们的饭。今天,你们都给我补充到‘国军’里打‘共军’去。”然后,我们就被分散到国民党各班去了,当时我们都还穿着解放军服装。一个四川籍国民党兵发给我一支枪,告诉我先擦擦枪,等候命令随时出发。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呀。惊愕,一夜之间我就从人民英雄变成俘虏兵(赵保厚战前获得过“华东三级人民英雄”荣誉——编者);愤懑,自参军我就把枪口对准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兵,现在竟让我对准战友;懊恼,当初如果战死沙场就不用受这种耻辱了;决绝,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头颅扣动扳机就可以结束这莫大的耻辱和巨大的心理煎熬。当时的心境真是五味杂陈、痛苦至极呀!我慢慢擦着枪管,抬头望去,看到另一被俘战友在偷偷地掉眼泪,或许他也想起死去的战友,想念遥远的大陆老家亲人吧。我突然想到用不了多久,我们的部队一定会打过来,现在我们应当活着。

老衲的相声评书专号开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六开彩预测内部
看图解平特 天线宝宝平特三中三 挂牌平特报新图 六合宝典投注平台 天线宝宝六肖 看图解平特 平特三连肖网址 香港六和合彩网站 本港同步开奖直播 今晚马报平特资料彩图